<legend id="ieumk"><blockquote id="ieumk"></blockquote></legend>
  • <noscript id="ieumk"><blockquote id="ieumk"></blockquote></noscript>
  • <menu id="ieumk"><input id="ieumk"></input></menu>
  • <optgroup id="ieumk"><acronym id="ieumk"></acronym></optgroup>
  • 转自《汽车与安全》|优化道路交通管理工程需要科学的财政观做支撑

    2017-9-5       3M交通安全

    在走访各地的交警支队和市政设计院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当地地方行政首长的态度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当地的交通管理工程投资规模和方式,进而影响城市的形象、道路通行条件、社会管理以及经济运行效率。在不少地方,因为地方行政首长对道路交通管理工程关注度较低,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地方财政的支出。交通管理工程的资金捉襟见肘,最基本的交通管理需求难以足。从这种意义上说,很多地方的道路交通质量差,和一些不科学的财政观有很大的关系。

    流量特征调查工作需要专项财政保障

    要拥有出色的城市道路交通效率,就需要有出色的交通管理体系来保障。而一个完整的交通管理体系的构筑、维持、发挥作用即需要财政对基础交通工程、智能交通系统等硬件投入资金,更需要有充分的资金保障体系的评价环节能够持续、科学地运转,以对各种交通管理措施和工程项目的投入效果进行及时预测、跟踪、评价和调整。从交通管理工程讲,首先就应该有大量的资金用来先行建立当地道路交通流量特征的调查和分析功能与体系,针对每一个路口、每一段道路、每一条交通走廊、每一个交通流域、每一项交通决策和投资建设项目,进行持续的、科学的数据采集、统计和分析工作,了解交通管理工程和交通组织措施的实施效果,并为后续的持续调整优化,提供准确的数据支持。分析评价体系的建立是所谓智慧城市里交通管理非常基础的步骤,如果没有这样的评价体系,没有对社会通勤时间总量的实时跟进和掌握,那么,我们今天所宣传的公交专用项目的增加、立交桥的建设等诸多治堵举措是否有效就无从考证。

    在我国大部分地区,财政对交通工程的支出预算往往限于硬件材料和施工人力方面,而对要把硬件材料用好的软件支出上甚至无法设立专属的支出项。这就给交通管理措施的准确性和效率制造了一道资金障碍。下面举个例子来进行具体说明。一个交叉路口的交通流量往往不是对称的,总有一个方向流量多点或者少点,另外,不同的时段以及路段都有可能产生很多差异化的需求,如果都使用一样的信号配时和交通组织方法,就会形成巨大的浪费,进而产生拥堵和延误。美国对 85 个大城市的交通拥堵跟踪研究发现,因错误的信号灯配时造成的交通延误量占总交通延误总量的 5%。所以,要想做好交叉口的交通组织,必须要有针对性的流量控制措施,包括信号灯配时和对应的标志标线差异化设置,行车道使用方式的动态调整,要考虑白天和夜间变化、早晚高峰本路口和上下游协同需求等,要考虑交通组织的层次和设置位置等......而所有这些工作都需要有准确的流量特征数据做依据,而这些数据的获取、收集、整理、分析都需要大量的财政支出来保障。但我国在城市道路交通管理工作开展过程中,在这个问题上遭遇了没钱的尴尬局面。

    就一个路口的通勤交通的流量特征而言,国际上的行业做法是对一周中周一、周二、周三或周四共三天的早高峰、晚高峰、平峰时段的流量特征进行调查。如果是有特殊需求的路段,还要将早晚高峰的时间段分解成以小时甚至半小时为单位,调查上下游交通走廊的流量特征和需求特点等。对于有更高智能要求的交通管理,甚至还需要这些流量特征包括车辆专属特征统计等更加具体的数据。一套科学的交通流量数据能够对交通组织方案进行科学的指导,为信号配时、标志标线设置等提供依据。事实上,交通流量数据的建立也是交通治堵的一个最基本的工作前提,如果没有细致入微的流量数据,很多快速路的建设就会变得很盲目。那么,我们需要多少资源来完成这些数据的采集?

    一个十字路口的通勤流量特征统计包括四个方向的直行车、右转车、左转车、行人的四方向运动人流、非机动车的四方向运动数据,如果是现场做调查,四个方向上至少每个方向上应该有 2 人,理想的话应该是 6 人,分别统计机动车、行人和非机动车的数据,然后进行整合,也就是说一个十字路口流量特征需要 8到 24 个人用于现场调查,如果是早高峰 2 小时,晚高峰 2 小时,平峰上下午各 1 小时,一天的流量特征就需要 6 小时,也就是 48 到 144 个小时的人工支出。即使是按做普通家政服务员的钟点工资水平每小时 25 元计算,一个路口一天的流量特征调查直接人工支出也需要 1200 到3600 元, 3 天的话就需要 3600 到 10800 元,这还不算管理成本和后期的数据整合成本。如果需要每季度或半年对路口的流量特征和信号配时进行一次调整和统计,那这笔费用就不少了,这还仅仅是局部数据采集,不包括后台的数据处理和整个流域的数据分析和协同。如果一个有 500 个路口的城市,想把信号配时和交通组织工作做好,一年根据道路使用情况和道路沿线机构变化情况评估调整和优化两次交叉口的交通组织措施,把标志标线在路口的交通组织做合理,那一年就需要上千万元的财政支出用于流量特征统计和分析。另外,数据取得后的工程改造方面针对设计资源的鼓励性投入,以及硬件补充和调整投入,则更是一笔相对客观的财政支出必需项目。 看看我们今天的所有的城市,有哪个城市会为这样的工作拨付专款,提供专门的资金和技术资源呢?或者在财政审计制度里,允许支付这类人工服务的专项支出呢?据笔者在行业内的了解,国内已经在实行限行、限购政策的某特大型城市,其交叉口信号灯配时服务和交通组织渠化工程运维的财政预算一年不过几百万元,通过招标由交通工程公司来完成,基础结算方式是每个路口的交通组织方案、路口渠化调整方案服务按所绘图纸的数量付费,一张图 2000 元,其他费用则一概无法计算和给付。面对这个城市里 2000 多个路口,以这样的财政观去进行“道路运行管理水平的优化”,这城市要想不堵,靠什么呢?这也是为什么怎么限行、限购、大量提升城市路网密度、大幅度增加快行线等措施都无法扭转道路运行水平低下的主要原因之一。更让人吃惊的是,当笔者介绍到这个 2000 元一张图的财政给付办法时,即使是一些大城市的设计师,很多都羡慕不已,觉得已经是天文数字了,并告知他们很多交通标志标线的图是免费的,都算在整个项目里,不能单独立项。如此,有谁还会下大力气关心交通质量的优化措施呢?

    美国纽约市交通局在提出“世界级街道”的概念时,专门提出要设法维系一致优秀的、有经验传承与积累的交通工程技术队伍,这是管理和建设好城市交通的关键,没有这样的财政观,哪里会有这样的队伍呢? 当然,上述提到的还仅仅是人工调查交通流量的基本手段和成本,虽然看似高昂,但是这样的投入对城市运转效率和社会经济效益而言是巨大的。仅仅就节省下来的社会通勤时间总量,以及燃油排放和环境贡献值,就是一笔可以算出来的巨大效益,而且是其他手段几乎无法实现的效益。比如,对于 500 万人口的城市而言,如果平均每人每天路上能节省 6 分钟,每天就能节约 3000 万分钟劳动时间。

    伴随科技的进步,智能交通手段的丰富,现在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依靠智能监控系统完成流量特征调查,这不仅提高了调查的效率,甚至可以时刻进行流量特征的深入统计和分析整合,并为动态进行交通组织调整,实时掌控交通走廊的运能和速度提供了可能性。这样的智能交通的系统更需要软件的系统集成和研发设计能力,更需要车辆身份鉴别的高级系统,单纯架设摄像头,单纯依靠GPS 等硬件平台,都无法实现上述功能,如果财政体系不能保障支持软件开发和专业咨询服务费用的成本,那很多功能就根本无法实现。所以,我国应该开始在计算机系统、交通工程和管理的政府采购项目中需要有更大比例用于软件的支出。

    交通标志标线的设计费和施工需要分别设立专用常项

    “官点系列”的前几篇文章中多次提到标志标线的重要作用。但现实情况却是各种设计院和交警设施管理机关都没有专项资金对标志标线的设计工作进行专门的给付。 作为交通管理手段的最基本表达途径,标志标线设置的科学与否,决定了这个地区的交通管理工作的质量,道路交通的质量。交通标志标线,是交通管理措施的重要手段,也是一个城市、一条道路的生命线健康与否的重要表征,如果设置出现错误,甚至仅仅是选错了反光材料,都会导致各种驾驶任务质量的下降,进而引发道路交通流质量下降,诱发错误交通流量甚至事故的产生。 再看看我国现行的工程支付方式,就会明白道路交通管理工作在开展过程中所遭遇的财政支出的无奈。标志标线的财政支付方式目前只有两种:一是道路工程的总体投资金额的1-3% 用于标志标线的软硬件支出。粗看之下投入不少,但细算下来仅仅支付材料和施工费用都已经很勉强了,根本没有足够的经费满足设计师去做大量的前期工作。很多设计师都是被迫抄图纸,甚至连现场都没经费去看一眼。另一种是纳入道路日常维护费用之中,这也是比较普遍的做法,但也只是支付图和工程费用,并没有设计费。这就导致很多标志和标线由非专业人员或者是专业人员以非专业方式完成的施工图描绘。 在美国,这类投入被要求得非常详细,甚至连美军营房标志设置规则里都有专门的描述,要求设计指路标志的人员要完成现场调查工作,甚至为了确保视认性,建议设计人员做实地测试,“在进行标志位置选址时,最简单有效的方法就是把实体标志放在要设置的位置上进行观察。对给步行者用的标志而言,这种方法很简单,因为需要的视认距离很短。对于要给机动车驾驶者看的标志,情况会复杂些,因为要考虑从很远的地方发现标志并逐步进入识读距离的过程,观察整个过程里标志的位置是否选的得体。由于很多时候标志的选址时是在标志设计之前就完成的,这种时候可以用轻便的纸板等做仿真模拟放在路上进行比较,观察位置是否合适。”

    本文从两个角度,讲述了我们今天交通管理工作遇到的尴尬。一言以蔽之,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再灵巧的双手也没有办法“无中生有”,交通管理工程需要科学的财政观做支撑。我们真切地希望,我国能尽早出台一系列更积极、科学的交通管理领域的财政政策,为我国的交通安全建设、交通管理优化,提供更扎实和有效的支持。

    关注微信

    关注店铺

    版权所有 ? 珠海市平直商贸有限公司    粤ICP备18012888号
    浓毛bbwbbwbbwbbw看_娇小4一6xxxx_波多野结衣绝顶大潮喷_几个人粗暴的撕扯她np